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二弟  

2013-06-18 13:23:0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弟 - 尘缘 - .

 

       这个二弟是我硬认来的,在她还不知道成为我二弟的时候,我已经这样叫了。理由只有一个,几百年前我们是一家。

       二弟曾经扑朔迷离过,雌雄未辨过,以至激起民愤,被群起而攻之。然而二弟依仗着身高,始终屹立不倒,最终成了我的骄傲。

       应该说,刚开始她是没想认我当大哥的,因为很长一段时间内她从来不叫我哥。相反,她起了一堆的名来叫我,比如,老大、腿腿、小红、红儿……到今天,这些名统统归结为一个字:哥。

       很骄傲的向别人说起我这个二弟,相信很多人是羡慕,其中不乏妒忌,相信很多人是鄙视,连带着认为我是个瞎子、聋子加傻子,认为我被二弟蒙在鼓里,却喜滋滋的为她擂鸣呐喊。理由也只有一个:他们从未见过二弟。

       然而,我的骄傲不在于二弟身高如何、体重如何、长相如何。当她的照片立在我的电脑桌、挂在我客厅的墙壁、当她的毛笔字让我的小屋熠熠生辉的时候,我都没有骄傲。

       我骄傲的是二弟的执著。不管她的理想如何,我只骄傲于这份执著,因为这份执著超出了这世上太多人的理想与愿望。每个人都有远大的理想,然后肯为理想而执著的人却少之又少,大多数人在现实面前低了头、退缩了脚步,即使他们的理想与二弟相比有着天壤之别。二弟的执著在于,她明知这个理想在她有生之年不可能达到,明知这个理想可能要过几百年几千年,但也仍为之努力。我相信,因为这个理想,因为这份执著,二弟忍受着常人不能忍受的折磨,虽然她从来都不说。

       因为神秘,很多人对二弟产生了爱慕,男人或者女人。常常有很多人在找不到二弟的时候来找我,他们在询问二弟近况的同时,表现出殷殷关切之情。我知道这其中确实有真心、诚心和好心,但我在这中间仍然看到了占有、欲望和贪婪。经常把二弟揪到屏幕前说,看你是什么人品,总招些苍蝇、臭虫。二弟就会大笑:我是臭狗屎!

        爱慕不一定占有,占有后从前的暇想会变质、会腐烂,最终会认为一文不值。远观可能会达到更好的效果。曾经我和那群苍蝇、臭虫一样,执著的追求着二弟的长相、二弟的真实性;曾经我和二弟有一群共同的朋友,到现在只剩下我和她相依为命,在这个过程中,我背叛、反水那些朋友的理由只有一个:感情。我曾经不止一次的反思、回忆,我反思的是二弟的行为是否真的不可饶恕、是否真的伤害了那些人的心,当年我们在一起谈笑的无数个夜里,二弟付出的是不是真的感情。只因为这些反思以及回忆,我选择了信任。

       走到今天,对她我已不存在任何质疑,剩下的不过是对她的怜爱与关心。每个人能力有限,我更如此,除了一身看起来五大三粗虎背雄腰的肥肉,我一无所有,唯一可做的是照顾她也因地域的限制成为一嘴空话。二弟常说,我为她做了很多。如果说我为她做了很多,那么唯有陪伴与理解,在那些相依为命的日日夜夜。

       我觉得宽容是一个人的美德。我曾经憎恨过很多人,却因时光的流逝而遗忘了,以至于我在突发幻想时常常找不到报复的对象。无论是亲人还是朋友,哪怕是敌人,如果心存宽容,人就会豁达,就会心胸广阔。二弟是这样的一个人,她可以压制心底的情感,可以给自己找些理由,让自己把无谓的事情轻轻放下,轻装上阵,这是她的思维与境界。初相识时,我对她是一种畏,因为她口中的原则与丝毫不让,而走到中间,我发现原来她的软肋竟会那样被轻易发现,一个嘴里说着硬话的人,心必是柔软的,从这方面来说,我和她是同类。相反,另外一群人,表情必是柔弱的,内心却是刚硬的,因此,她们不会轻易的原谅人,也不愿原谅人,更不会考虑他人的感受,我可以称之为固执。曾经想过用自己的力量为二弟争得一些她内心重视但嘴上不愿说的事,却终未赢得分毫。

       我不认为这是我的失败,相反,我为之窃喜。因为从那时起,二弟只成为我一个人的二弟了。

       二弟身体不好,她很少提及。对于她的理想以及她所做的事,我不置可否,我唯一关心的是她是否可以健康的活着。不是只是活着,而是健康的活着。最近二弟经常见首不见尾,打探她的人又多了起来,我都无言以对。她偶尔的上线,只是简单的对我说几句:哥,我很忙;哥,我要去……。然后就没影了。可以说,这是我想写这篇文章的真正原因,源于我的担心。

       二弟是个幽默的人,她的幽默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冒出来,让你忍不住张嘴大笑。两周前,有人摁我的门铃,说是来给我送快件的,没等我下楼,就到我门口了,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他说:这是不是你的件?我答:上面不是有名字吗?老人答:这名我看不清啊。老人很聪明,他没有把包裹递给我,反问我电话号码,我说了,他就给了我。我定晴一看,在写名字的地方清晰的写着两个字:小腿。我哈哈大笑,说是我的包,不会错。二弟寄来的,只有她会这么写,也只有她会这么称呼我。老人说:我没敢打电话,怕打了电话不知如何称呼,真的叫这个名,怕人家不乐意。这是一个善良的老人。

       前两天收到二弟的短信,要我的地址和电话,说给我邮大樱桃。我一句客气话或者虚假的推让都没有,直接给她发了过去。然后二弟继续问:你的名字?我答:随你便写。二弟说:大腿根?还是肚脐眼?过了一会,我才想这样一个二弟,有没有可能写上胳肢窝呢?到时快递更蒙了。

       人与人的交往,其实很简单,付出真心就好了。即使道不同但不至于为敌,即使遇奸诈小人也只是偶然。我相信我人生的这一路遇到的都是好人,都是曾经为我付出真心以及值得我付出真心的人,不管结果如何,曾经拥有过,已经足够了。但是对于二弟,我希望可以一路陪着她,至少,不会枉了我们几百年前是一家。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