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在路上  

2013-01-03 18:59: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生活在平原,在没有楼群阻挡的地方,放眼望去,没山也没水。虽然小时候一写作文,老师就会说:我们这里是鱼米之乡。米之乡我是信的,鱼之乡就不好说了。

      几年前,去过南方一次,第一次看到那么多的山。当时想起的是八戒,八戒在一次探山中,满腹埋怨,一边走一边嘟囔:山连山,路弯弯,这什么时候才能走到边哪?南方的感觉就是这样,山,还是山。

       几天前,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福安。这也是我第一次坐传说中的我们那小地方没有的动车。第一个感觉是:动车真他妈的贵;第二个感觉是:真牛,为了动车还专门修个火车站;第三个感觉是:在车上没感觉出动车有多快,因为多山,基本都在钻遂道;第四个感觉是:动车人性化过份。我所坐的动车是卧铺改的硬座,厕所是坐便。我以为公共场所就不要弄坐便了,上厕所相当的不方便,原因大家都知道。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福安名义上是个市,在我看来,可能是县级市,因为城市很小,且乱糟糟。给人的感觉是,这是一个四面环山的小城,这个小城就座落在山凹中。不繁华、比较破旧。下车后,有人来接,领我们去了一个看上去门面比较大的饭店,进去后,才发现,这种店也就类似于北方的小吃部。

      福安应该是一个有历史的城,途中看到一些比较有历史的房子以及牌匾,虽然我不知道这里包含了什么历史。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南方的小城很有意思, 这种意思是相对于北方来说的。我的一个感觉是北方人爱面子,不管要开个多大的店,不管资金是否充足,脸面上的事会弄得非常好。而南方则不同了,一个简陋的甚至露着红墙的房子,没有门,支个锅就可以卖吃的了。更多的是把吃食弄个小车摆在外面,临街而卖,这在北方是不可思议的。这可能与气候有关,也可能和古代遗风有关吧。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福安

       南方给我的另一个感觉是,更注重传统,或者说更注重血缘关系。沿途看到许多祠堂,很古老的感觉。而这些,在北方是看不到的。也许,这也是北方人野蛮的一个表现。另一个有意思的是,很多南方人家竟然供奉着毛主席像,这个是我不懂的。我不知他们是把毛主席当成救星来供奉,还是当神来供奉,这点在北方我依然看不到。

在路上 - 尘缘 - .

 

       朋友领我出去玩,途中拐到一个旅游点,对我说:不花钱就进去,否则就跑。这个地方名叫云洞岩。那天我兴致很高,突然看到一座雄伟的山在我面前,突然就忘乎所以了。所以在开始时,我走的很快,真的很快。这一趟出行我的感觉就是,想爬山来南方。我的快只限于到比山脚稍高一点的地方,劲就没了。赶巧那天比较热,赶巧我穿的比较多,所以脚步就格外的沉重。朋友是一个不懂得照顾人的人,她只会催着我说:快走。或者说:这么没用呢。然后她拿个手机四处拍。我气喘吁吁。

在路上 - 尘缘 - .

 目标就是身后那座山

       山腰处有一处房子,我们去了。房子外围的墙上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我看了作者的名字:朱熹。然后对朋友说,我相当讨厌朱熹。朋友问为什么,随口说了传闻。我说的是传闻,这传闻可能就是真的。历史上的事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说得清。然后看到了房子上的扁:朱文公祠。我想我做了那一天最蠢的事,当着古人的面贬低古人,这么做相当的不地道,也充分说明我这个人内心的龌龊。

在路上 - 尘缘 - .

      很佩服南方的老太太。快到山顶的地方,开始有卖冰棍的了,而且都是老太太。我不知道她们是怎么爬上去的,也不知道她们卖的东西是怎么拿上去的。老太太们在放冰棍箱附近的地方找个平坦的地方坐着,坦然且轻松,光着脚。看到有人来就说着当地的语言,可惜我一句不懂。老太太们的神态使我产生了一种安然、平静且羡慕的感觉。那是一种与事无争的幸福。

      山顶远看很雄伟,爬上去就感觉不到那份雄伟了。最高处的地方叫风动石。这次南方之行,觉得南方最多的就是风动石了。基本哪座山都放那么一块。真正的山顶没有意思,没有想象的景观。相反,站在高处远望,才是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下山的时候,固执且大胆的朋友选了一条难走的路。那路的旁边清晰的写着:道路凶险,小心慢行。朋友走在前面,她说如果我不小心轱辘下去了,她会挡住我。我看着自己的身材,想:如果我真的轱辘下去了,结果就是我们一起下去了。

       下山的路确实很陡,不过都有了人工开凿出来的台阶,险的地方会有铁链拦着。朋友走的很快,我腿软软的跟在后面,很慢。其实在没走到山顶的时候,我的脚已经软了,膝盖已经不能让腿站直了。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我爬的第二座山名九侯山。这座山在一个小县城。朋友说,不开车,我们坐摩的。很佩服南方的这些摩的手。一台摩托上坐着我们三个人,开的那叫一个快。没有事还好,如果出了事,我相信,我不会有命回到北方。

      九侯山下有人看管。朋友和摩的司机与看管人说着听不懂的话,那种感觉很不好,因为一句也不懂。真的不如去英国或美国,至少hello  、bye-bye 还是听得懂的。他们说了好久,我在旁边当哑巴,最后朋友拿20块买了一张票,说:谁让你不会说当地话。原来,当地人游山是不花钱的,看管人欺我不会说当地话,硬是要了20块。这件事让我很不爽,莫非我不是中国人?记得有人说过,如果卖一双袜子五块钱,来个外国人问价,就会涨到50块。原来,在南方,她们当我是外国人。想骂一句,想想朋友,算了。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游山的人极少,或者说除了我们三个就是打扫山上卫生的人了。印象最深也让我最为叹服的景观是花瓶石。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山顶都是差不多的,拍下来也感觉不到凶险,只有自己上去了,才有感觉。

在路上 - 尘缘 - .

     山顶有一块巨石,远看比较象,嘻嘻,象男人的生殖器。传张近距离的,这样就不象了。哈哈!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山顶都差不多 

在路上 - 尘缘 - .

一块象青蛙的石头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哪都有的一线天

       朋友新买了一辆摩托车,高兴的不得了。于是载着我说去游天竺山。结果找不到上山的路了,在转的过程中,突然发现一片绿地,一个简单搭着的小房,外面立着四个字:自采草莓。上帝,这个是我最喜欢最喜欢的事了。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多的草莓,也不知道草莓竟然可以让我自采,兴奋,还是兴奋。朋友用当地话和老太太还着价,十元一斤。我觉得太便宜了,当天晚上和大飞说起此事,大飞说:腿腿的,咱们这35一斤。

在路上 - 尘缘 - .

      老太太给了我们每人一把小剪子、一个小篮,我们就进去鸟!朋友对我说,记得一定要剪红的,不好的不要。我答应着。第一次采草莓,只看颜色,忘看大小了。结果是采了一会,朋友说,看你剪的这么小,看我的。我不服气,真的。因为拿回去洗了吃时,我发现,她采的也有好多小的。哼!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我采的,挺大吧!

      采草莓的兴致比爬山更让我高兴。可惜,没有尽兴时,下雨了。赶紧跑回去,秤重,交钱,再坐着摩托车一路跑回去。以前家里买了草莓,我们总会怨商人太奸,因为一盒草莓里,只有上面的那层是好的,下面的看起来都烂了。通过这次才明白,原来草莓是不好保存的,我只拎回去的那几分钟,很多草莓看起来就好象烂了。原来不是真的烂,只是压的。我冤枉了很多商人。嘻嘻!

      好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我就要回北方了。途中遇到一个辽宁人,我们聊了一路,三个半小时。我们互相说着彼此对南方的看法。在北方人眼中,南方原来都是一样的。北方人很注重吃,我们认为南方人对吃的要求很低。辽宁人对我说,他们炒菜都不放肉(这个字她读成you(四声)),我说炒的青菜都是汤。她马上赞成说,都没放多少油。有两个菜就觉得很好了。这要是咱们,怎么也得弄一桌子菜,把人撑住才行。我和辽宁人的共识就是,如果想在南方吃的好,最好是找个可以做饭的地方,自己来做。辽宁人说:这里的肉(you)太贵,我最喜欢吃牛肉了,这里竟然40多一斤。我想,这可能是习惯吧。北方气候寒冷,人们需要吃的更多,增加脂肪的厚度来抵御严寒。所以我经常拿俄国大鼻子做比喻:为什么俄国人喜欢喝烈酒,冷嘛!

       路上的风景,美且稀奇,但终归是路上。最后还是要回去,回到那个与南方截然不同的冰天雪地的北方。

在路上 - 尘缘 - .

 在路上 - 尘缘 - .

 

 

 

 

 

 

     

 

 

 

  评论这张
 
阅读(3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