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遇大师  

2012-02-06 18:21:5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遇大师 - 尘缘 - .

       究竟迷不迷信,我也说不清。反正青天白日下听人家说玄而又玄的事,我都是嗤之以鼻,两个字:扯淡。要是黑夜说起这些事,我就一个反应:浑身颤抖。感觉总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禁不住毛骨悚然。

       我最早接触的可以称为迷信的活动应该是初中。那年春节,回老家。听奶奶说起用萝算命的事:要求一男一女,每人伸出两根食指,托住萝,萝下插一根针,针下为面板,上面是平整的面。然后有人在旁边念念有词,奇迹就会发生:萝会运动,针会划出一道道轨迹,那些轨迹会清晰的显示出你要问的事情的答案。据说,这个是毛太祖算命。当时家里人多,问什么的都有,结果就是那针一通乱画,什么也没有。后来有人说:我们就问这仙姓什么吧。奇迹再次出现了,针清晰的划出了一个字:毛。我妈是最不迷信的一个人,她在旁边不停的说:肯定是托萝的人时间长了,手哆嗦了,我才不信。于是,换做我妈去托那个萝,结果是萝一动不动。

        高中时,和一个关系好的朋友在大道上每人买了一只箫,然后在火车站附近转悠,就这样碰上一个女子,据说会看手相,她看着我们的手说:你们将来都会从事与音乐有关的事。我和朋友还傻瓜式的微笑,以为是真的。我们就忘了手里那只箫,傻子也应该会爬才是。

        大学时,同学们中间喜欢玩笔仙算命。一般拿一支用了时间比较长的笔,两个人对面坐,每人伸一只手攥住笔,然后嘴里念念有词,让自己进入一种无我的境界,笔就会动了。这时候你问什么,笔就会划出字来。笔仙准不准已经忘了,那时是当乐子玩的。记得最清楚的是,我们在烧笔仙写过字的纸的时候,忘了我们的纸篓是塑料的,结果是损失了一个纸娄。

       考研那年,心里惴惴不安。因为觉得自己必须离开工作的地方才对。可是离开的方式却很难。所以期望着能考上,但同时对自己这点水平还有着清楚的认知,知道考不上,所以彷徨着。有同事说,有个老太太算的准,去问问她吧。我就去了。一间低矮的小房,一个瘦的可怜的老太太。我说:我想去上学,能行吗?老太太说:可以,你想上就上呗。我说:我怎么才能上?她说:电大啦、函授啦,你想念就念呗。我晕,这些还用她说。通过这个我知道这老太太又是一扯淡的。但我依然执迷不悟:我想念正式的,行吗?老太太说:你找找人吧。从老太太那出来,我就考虑找找人的问题。很幸运,考分出来了,够了,同时也找了一个人,就这样我上学去了。不管老太太真假,我还是挺感激她的。

       研究生毕业,面临着失业的问题,心里很烦。家嫂说,有一算命的,据说非常准,要带我去,我就去了。这个是我接触的第一个真正的所谓的“仙”。她家里供奉着菩萨等佛像。请神时,她开始不停的抽烟,一棵接一棵,然后让我写下生辰八字。在我去找她之前,我就下了一个决心:一个字也不说!所以当“仙”问我问题的时候,我就看着她,我在想,你是仙,还用问我吗?印象最深的是,她问我:你爱人在哪?我看看她没回答。她又问了一遍,我没好气的说:不知道。我看到仙吃惊的眼睛,我想,她一定以为我离婚了,或者正在闹离婚。当我告诉她我未婚时,仙的眼睛圆了。那次,我几乎不说什么,我就看着她,看她一棵接一棵的抽烟,我走的时候扔给她20块钱,我想,这20块应该够烟钱了。

       还是因为工作的事,和朋友去找了另一个仙。这个仙同样要不停的吸烟,然后浑身颤抖,等“仙”上身后,她说话的声音就变了,用词也和以往不同,比如把房子称为“宅子”。她对我朋友说:你不是本地人吧。我朋友说:是。“仙”说:你不是本地人。朋友说:我现在户口不在这里了。“仙”说:我看你脚巴丫子往外撇,所以你不是本地人。那时我希望朋友能和我在一个地方工作,就问:朋友的工作会在哪?“仙”说:她比你远。我说远多少?“仙”打了个比喻:我,一天就可到家;朋友,要两天。现在朋友在遥远的海南,她要回来确实得两天了,还得坐飞机。朋友还有个同学,给了朋友她的生辰八字,请这个仙给算算。结果仙说:她通过生辰八字找到不这个人,问朋友,这个人家里是不是有信教的,而且信得很深,把这人给挡住了。朋友回去问同学,同学说,她妈妈信基督教,很多年了。突然觉得这个仙真神。“仙”家有一个小孩子,跑到“仙”的面前接她叫她姑,“仙”大舌头的说:我不是你姑,我是你祖宗。想想这一幕我就忍不住大笑。朋友后来去了多次,最后她得出一个结论:这个仙只能算眼前的事,远点的事说的就不准了。

       认识一个朋友,对我说,她去算命了。仙说她有点难,可以破解。朋友问我:要破吗?我说:凡是说破的都是骗人的。如果难是你命中注定的,仙有什么能力帮你破解。而且一旦说到破,就是大把的钱花掉了。朋友没有去破,我也没听说她有什么难发生。

       因为我一直单身,工作又不顺利,成了家人的一块心病。家嫂有一次和一群人吃饭,席间有一女子称能算命,家嫂说起我。此女子说:她从家嫂身上看到了我,说我的肩膀上一边一个小鬼,把我的好运全都截断了。家嫂回来说,有时间你去找她算一下。我听后大笑,我说我还挺厉害,别人都是肩膀上扛一个小鬼,我扛两呢,高人!后来家嫂有一亲属的孩子想到我们这当老师,要通过教委的考试,特意找了这女子给算,家嫂说:开始,此女子一口咬定能考上;继而,说有百分之八十的希望;再而,说只要努力就有希望。一顿折腾,花了几百块了事。结果是,那孩子啥也没考上。

       前两天,去市里找朋友玩,朋友说,她有一个地址,算命的,据说可准了。我一听就来劲了:去算啊,闲着做什么。朋友有自己的用意,她的孩子今年就要中考了。据说,这个仙可以保孩子考上理想的学校。分低的可保高分,高分的可保重点。甚至在这个仙的保佑下,还出现过一个奇迹:平时学习极差的学生竟以高分考入了重点高中。那天上午,朋友特意叫来了她的二姑姐,陪我们前去。途中,朋友说:我打电话了,这个仙是男的女的?二姑姐说:女的。朋友说:怎么声音象男的?二姑姐说:长的也象男的,我也是听别人说她是女的。

        仙在一个很脏很破的小铺子里,不知卖什么的。仙坐在一个大桌子后面,屋里照例供奉着菩萨。看到我们说:孩子升学吗?朋友说,孩子要中考了,想看看能不能保个好点的学校。仙问:孩子现在多少分?想考什么学校?听朋友介绍完,仙说:咱这孩子差的分比较多,我不能说保你上公费,自费能保。你看你要不要保?如果说一个低分的孩子一下子得很高的分,那只是奇迹,这个我不能保。朋友说:那就保吧。然后仙写下了一些字,对朋友说:你去旁边商店把这些东西买回来。朋友和二姑姐就去了,剩下我在屋。仙说:你们一起的?我说:是。我还说:等你给她孩子算完了,也给我算算。仙说:我现在就给你算。我写下了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等仙说话。仙说:我只说我能看到的,你要是有疑问,你就问我。接着仙说上了:从工作到家人再到身体。我觉得她说的很多方面比较准,因为我确实是处于这样一个状态。我这人对别的不上心,我只关心我是否有钱。仙说:你没有外财的命。你不打麻将,赢钱不可能。我说买彩票呢,仙说,你没这个命。你要是得了一千块钱,也是花一千五买来的。但她说,以后你会有点钱,不用急。你这人太犟了,这两年“堆碎”点吧,什么也不要争,因为不管你想要什么,都不会顺利。然后仙说:你这人没外病,因为你根本不信,那些东西看到你就跑了。哈哈,我忍不住大笑。在和仙说话时,我猛然想起:仙是女的。我仔细打量着她:一寸长的头发,胖的脸庞,男性的衣服,叨着的烟卷,粗粗的嗓音。上帝,我经过仔仔细细的判断,最后断定仙应该是个男人!

       朋友回来了,拎着买来的东西给了仙。仙随后画了两道符。叮嘱朋友说:一道在今晚十点半,烧掉。烧前要把符绕在孩子照片的头上左三圈右三圈。烧完回屋后,喝口水再说话;另一道符缝在孩子的枕头里,一直到中考结束取出来烧掉。中考前,把孩子的准考证复印一份交给她,剩下的事就都是仙的了。

       这个仙,不请神,不哆嗦,不凶狠的抽烟,她只是平淡且平静的说着她看到的或者她知道的。我们走的时候问要多少钱。她也平静的说:孩子这个330,其它的30。相对而言,我更喜欢这个仙,因为她不玄虚、不装神弄鬼,她平淡的说词有一些确实说到了我心里。不管真假,我愿意选择相信她,因为,她说:我以后是会有点钱的。

       走的时候,拿了仙的一张名片(这年月,仙都印名片了),上面几个大字:遇师傅!我更愿意称她为:遇大师。遇,我解释为相遇,也可以解释为缘分。因为,遇到了就是缘分!

 

      

  评论这张
 
阅读(619)|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