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城市,让人活的更好  

2011-07-24 10:35:18|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城市,让人活的更好 - 尘缘 - .

  

俺家祖宗八辈都是农村人,最有文化的是俺二大爷,他能写自己的名字。俺们老老实实的在土里刨食,偶尔听到城里来的人讲述城里的好。俺们羡慕得倒吸凉气,那“丝丝”声就跟牙疼一样。俺从小在这样的氛围中长大,从此树立了做一个城市人的伟大想法。

俺家穷,俺不知道城里啥样,俺也没有路子可以进城,唯一的办法就是找个城里人嫁掉或者去做保姆。俺18那年,俺爹妈给俺选了一门亲,那家祖宗十六代都是农村人,那男人更是个榆木疙瘩,俺不甘心,趁俺爹妈不注意,在脚下抹了点油,就溜了。

俺来到了城市。

俺的娘啊,这城市可真大啊。那房子盖的,那叫一个高啊,俺往上数了好久,脖子都酸了,也没数明白;城里的楼都不一样,有的是给人住的,就是两口子可以睡在一起的那种;有的说是用来工作的,就是当官的脑袋大的都在那里面,有的说是旅店,只要有钱都能进的。俺刚来时,门都进不去,那门一圈圈的转,俺跟着门转了十多圈,最后一看俺还在门外。啧啧,城里人可真会琢磨,这要是在俺们农村,安个木头门,用手一推就开了,不喜欢还可以用脚踹,俺家养的那头老母猪都学会用嘴开门了。

俺在城里,先是当了保姆。俺家主人贼有钱,那口袋里的票子都嘎嘎新。俺在他家的任务就是打扫卫生和做饭。这城里人可真会享受,做饭不用柴禾,家家连个柴禾垛都没有。女主人说用电、用气就行了,还说那东西不但安全还干净。俺是想,这城里人可真懒,柴禾哪都有,随便捡点就够做一顿饭了。用电不花电钱?用气不花气钱?可俺还是得学,很长一段时间,俺也没弄明白那火是咋着起来的,谁在里面塞柴禾呢?

城里人把茅房叫做卫生间,来人了可文雅呢,拉屎尿尿不说拉屎尿尿,偏说,我去下卫生间。然后关上门在里面哗啦啦。这城里人是不是不知羞,茅房咋能在屋里捏,这要是在俺们农村,随便在外面找个地方就解决了,还用这么麻烦。俺第一次在那里上厕所,把俺憋的,俺怕外面人听到声音,还怕弄的满屋都是臭味,最后俺一按那个纽,就有水把那脏东西都冲没了,俺一看吓坏了,天哪,楼下不得来找俺啊?俺冲到楼下,趴在门上听,万一他家人生气了,俺好赔礼道歉,俺是农村人,估计不能把俺咋的。结果那家没动静,俺就想,这家没人?唉,俺在那时就下了一个决心,住楼一定住顶楼,不能让别人家的屎尿脏了俺的屋。俺们农村人常说:肥水不流外人田。当然屎尿也一样,俺们都要攒起来送到地里,这东西有劲,种出来的庄稼可好了,比现在做广告说的那个什么什么肥强多了。城里人呢,吃那么多好的,那些粪要是放在地里得多高产啊。败家的城里人啊,就那么把那好东西不知冲哪去了。

城里人可真会穿,那些大姑娘小媳妇都跟花似的,那叫一个美啊。人家还会描眉画凤,那小脸白白的、嘴唇红红的、小腰拧拧的、高跟鞋咔咔的。俺常常看的傻了眼。然后很不好意思的搓着俺的衣襟,看俺家做的老布鞋。俺咋就拧不起来捏?城里的姑娘可真大方,大腿露的多多的、胸脯露的大大的,奶沟子都在外面了,眼睛还会飘飘的,不要说男人了,就是俺看到那眼神心也跟着一上一下的。这要是在俺们农村,俺要敢穿成这样,俺爹得拿扫帚疙瘩打死俺,一边打俺爹嘴里还会骂: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城里人吃的也好。俺们主人家一顿都要好几个菜,还要煎炒烹炸,为了学这个,俺被女主人骂了无数次。俺就想,不就是吃个饭嘛,有菜就行呗。在俺们农村,往大铁锅里随便扔个菜做熟就行,俺们照样吃的喷香,身体倍棒。城里人肚肠就是嫩,茄子还要削皮、肉还要在锅里抄、土豆还得放油里炸,每天把俺忙的脚不沾地。城里人吃着俺做的菜,一边吃还一边挑,俺心虚的在旁边看着,然后心酸,这样的菜,吃进他们的肚子真是可惜了。这要在俺们农村,得村长、乡长、镇长才能吃到。他又不是当官的,凭啥挑俺?

俺还得买菜。俺刚到城时,很害怕。城里的车可真多,大的小的、红的绿的、长的短的,嗖嗖的不停的跑。俺过不去那条被称为人行的道。主人说“红灯停,绿灯行”。俺常常站在那看,可是俺一直没看懂。后来俺就学聪明了,俺不看灯,俺看人。别人走俺也走,别人停俺也停。这要在俺们农村,俺们赶着驴车随便走,哪用着那红的绿的灯,换来换去的,也不嫌麻烦;城里人太奸了,那菜卖的可真贵。在俺们农村,一斤柿子才几毛钱,拿到城里就卖几块钱;几根小葱还好意思放秤上秤,在俺们农村拿去吃就是了。还有城里的肉,那个计较哟,都让俺们农村人笑话。俺经常在市场看到有人因为买菜打架。一个说给少了,一个说没有,然后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打的厉害了,就有大盖帽来管。大盖帽都可凶了,一个撵走,一个罚款。俺挺羡慕那些大盖帽的,可真他娘的威风啊。这罚来的钱他都揣口袋里了。娘哟,咱家要是出来一个这样的,咱们全屯子人都过上好生活了。

俺忘说了,城里人睡的可好了。人家不睡炕,人家睡床。一个屋一个屋的分得可清了。两口子睡一个屋,是双人床,有时俺家男主人和女主人吵架,男主人就跑出来不和女主人睡一屋了。这要在俺们农村,一铺大炕,你往哪跑,顶多从炕头跑到炕梢。再说了,两口子打架不记仇嘛,哪有一吵架就跑的。依俺看,就是屋太多了。那床上的铺盖可好了,一躺下去,俺就象在棉花堆一样,城里人经常说,如在云端,俺想,那肯定是神仙的感觉。在城里就能当神仙,俺感觉很满足。俺想着有一天把俺爹娘接来,让他们也当把神仙。

在俺们农村,俺们屯的人就是亲戚,俺们不忙的时候就东家走西家串,见面可亲热了,谁家有个大事小情,全屯人都能去。可是俺来到城里好久了,也没看到俺主人家的邻居和他们说句话。有一次俺买菜回来开门,听到对门那家有人,俺知道在偷看俺,而且俺想,他们肯定很慌张,以为俺是小偷,可俺就算是小偷,他们也不会来管,因为俺没偷他们家。后来俺也学会了偷看,有时实在是没事做,俺就趴在门的小洞上看,上楼来的都是啥人,嘿嘿,这种感觉,嘿嘿,肯定就是城里人说的“刺激”。

后来,嘻嘻,后来,俺就在城里找了个男人,是个小包工头,还算有几个钱。他说,城里人瞧不起他,他也不敢找城里的姑娘,养不住。要找媳妇还得找俺这样的,俺肯定一门心思的和他过日子。俺把男人领回家了,俺爹不但没追着俺满院打,还把过年时俺哥给他买的酒拿出来招待俺男人。俺娘也很高兴,说这丫头一跑还倒享福了呢。俺们屯子的人都很羡慕俺,他们知道俺从此就真正的过上城里人的生活了。和俺岁数差不多的大姑娘们红着脸来找俺,问俺有没有门路把她们也介绍到城里去。

俺对象说咱得买个房,有房了才算有窝了,有窝了活的才安心。这城里太不象话了,那房贵得哦,吓得俺心里一愣一愣的。不大点的小火柴盒子也敢要几千一平。俺想起了俺的决心:坚决要顶楼。俺男人没拗过俺,当然顶楼也便宜,俺们最后买了个四十多平的顶楼。俺男人说:小就小点吧,不管咋说是咱自己的。

俺在家还是洗衣做饭,没事的时候俺就看电视。俺已经会做几个拿手的好菜了,俺男人吃的红光满面,高兴的和老鼠一样,和俺吱吱叫:这媳妇没白花钱!俺男人的生意越做越好,他说城里人闲的没事就扒房子,扒完了再盖,盖完了再扒,因此他的腰包就越来越鼓,他为此很是感激城里人。慢慢的,他回家的时候就少了。每次都喝的一身酒臭味,还和俺大吵大嚷,说俺不如城里的姑娘会打扮,说俺不如城里的女人风骚。俺不愿意和他顶嘴,但俺心里想:狗娘养的,风骚的都是鸡。俺经常看到很多店,外面挂的牌子都是茶艺坊、按摩馆,俺以前问过:喝个茶还用去那地方?俺男人曾笑话俺说:那是挂羊头卖狗肉的地方。俺一次也没进去过,但俺看到过那里的女人,大白天懒懒的在外面晒太阳,穿的都可少了,俺有时想,她们可能以为在海边游泳呢。

俺不知究竟是谁不要脸。城里人看到俺们农村人就嫌弃俺们。嫌弃俺们脏、嫌弃俺们穷、嫌弃俺们土。俺就想,俺们再穷,也没去当鸡,更没人去当鸭。城里人白天都装的可象回事了,一到晚上就扒下身上那层皮,跟个畜牲一样到处发情。尤其是那些大脑袋的,白天宣传五讲四美三热爱,戒黄赌毒,一到晚上就专讲黄段子,跑澡堂子,坐麻将桌子,呸,无耻的、不要脸的、臭无赖的东西们。

俺后来就学会了去广场跳舞,俺跳的不是那种一男一女搂在一起的,俺嫌丢人。俺跳的是健身舞。有时跳完了,天就黑了,回家的路上,俺总看到一对对的在亲嘴,那声音那个响哦,俺臊的脸红脖子粗,可那一对在亲嘴的空档还有时间抬起头来瞪俺一眼,嫌俺碍事了。哟哟,开放的城里人哦!有一天俺去买菜,大白天的就看到一对在那亲,女的亲男的一下,男的又亲女的一下,一边亲一边笑,唉呀呀,俺赶紧低个头过去,俺怕他们害臊呢。这要在俺们农村,搞对象时,得藏着掖着,这要被别人看到得多难为情。俺们农村人一般都偷偷的溜出门,然后跑到村口,再找苞米地、高梁地或者柴禾垛,总之哪里黑哪里密就往哪里钻。这要想亲个嘴得跑个半小时,那时候两个人都累的要没气了,亲嘴都没激情了。还是城里人好,想亲就亲,想啥时亲就啥时亲。真个开放的城里人哟!

俺喜欢城里。城里卖啥的都有,馒头做的可好看了,黄的、粉的、绿的,各种各样的颜色;奶粉,各种各样的牌子;香肠,各种各样的包装;还有那酒,啥样的都有,这要是俺爹来了,哈喇子得淌出好长;还有小食品、零食,唉呀呀,俺眼睛都不够看。俺男人有了点钱,俺就跟着吃点香的喝点辣的了。俺男人晚上经常不回家,俺知道俺也管不了。万一管了,把俺休了俺可真就没脸回家见人了。俺就当俺看不见。

俺经常看电视,就看出点门道来了。电视上管城里人的房子叫豆腐渣,嘻嘻,俺想,这电视可真会瞎说,俺住的房咋能象豆腐渣呢,豆腐渣是啥东西,能盖房吗?电视上还管超市卖的馒头叫“有色馒头”,说那东西有毒,那怎么可能呢,俺就喜欢吃那带色的;电视上还说奶粉是毒奶粉,里面有啥铵,竟扯淡,奶粉是多好的东西,看电视上那小孩吃的多健康,不就是脑袋大点吗,谁家的小孩脑袋不大?俺才不信电视上说的呢。电视上说话的都是大脑袋的人物,他们白天说的和晚上做的总不一样。他们说有毒肯定就没毒,他们说不能吃肯定就能吃。俺现在聪明着,知道白天的话和晚上的话要颠倒过来听,否则,俺一准上当。

要是城里这么不好,为啥还有那么多人来呢。俺经常看到很多出租破屋的城里人,租房的都是年轻人,听说都是大学生呢。要是城里不好,为啥大学生不回农村,都拼着命的在城里呢?再说,俺在城里住这么久了,俺就知道城里就是比农村好;俺们上厕所不用出门,屁股夏天不怕蚊子咬,冬天不怕冷风吹;俺们做饭不用烧柴禾,俺们用手一拧“啪”火苗子就窜出来了;俺们出门有车坐,不用手抄在棉袄袖子里冻得直哆嗦;俺们与邻居不来往,俺们就少了很多礼份子;俺们想吃啥有啥,想用啥有啥,只要俺们口袋里有票子。说到底,俺还是喜欢城里。

俺经常看电视,慢慢的俺就认识几个字了。那天晚上俺跳完舞,看到公园外面有一个大红标语,新放上去的,几个大字:城市,让人活的更好。俺特意抬头看看天,证实太阳确实落山了,确实是晚上了,于是俺对这几个字深信不疑,而且俺也愿意现身说法:城市,就是让人活的更好!

等过几天,俺就把俺爹妈接来,让他们也过过城里人的生活。等再回去,俺爹就能捧个烟袋锅、呸的吐一口唾沫,对来俺们家的乡亲说:这城里啊,好,真的好啊!

俺爹从此可以开始他慢长的讲述城里人生活的历史了。然后俺们屯的孩子从小就会唱这样一首歌:俺们坐在高高的土堆旁边,听爷爷讲那城里人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