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天下兴亡,与我无关  

2011-04-17 21:46:40|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些天处于崩溃的边缘,脾气暴躁得很。原因很多。当然,人都这样,你越烦的时候事就越多,越多就越不顺。

      总有学生来敲我的门,QQ会不时的响起,电话或短信也会不断。问题只有一个:老师,我的论文合格了吗?

      提起论文,我就开始七窍生烟。有句话叫: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我想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三年前的学生毕业论文几乎不用操太多的心,一稿、二稿到三稿基本成形。毕竟,一个本科论文,一个不入流的学校,差不多就可以了。

      今年,我带了七个学生,二个考研究生。剩下五个女生。首先是选题,这点你必须服学生,人家根本不懂啥是选题,然后就理直气壮的拿来一个题目说,我写这个。那你就写吧。紧接着一稿来了,我看了,忍了。告诉回去重写。二稿来了,继续重写。到三稿时,我崩溃了。

      我还得佩服自己:没疯。但我开始发作了,她们来问,我开始训斥,训斥的结果是,她们说:我们不会写论文啊?论文怎么写啊?我说,看看发表的论文是什么样的?对曰:没看过啊。我又崩溃了。

      依我看,现在学生的论文的缺点是:没主题;没论据;语言不通;层次不清;标点符号错误;复制粘贴复制粘贴;没有注;没有参考;错字连篇。这样的学生竟然是要毕业的本科生?不由得我不怀疑。这样的水平,和小学生可有区别?

     自己说了什么不知道,通不通顺不知道,跑没跑题不知道,字错没错不知道。这样的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证明我教了群傻子。

     有一天我发牢骚,二弟说,你咋教的?唉,我不能把这屎盆子扣自己头上啊。我说,这知识可不是我教的。她们讲课是我教的,讲课还不错,由此证明我也不错。妈的,我又当了回阿Q!

     有个学生开篇即云:中国封建社会五千多年的历史。(历史专业本科生)我问:中国封建社会多少年啊?答:五千多年啊!我问:确定吗?答:都这么说啊!我问:中国封建社会从哪年开始啊:答:公元前221年。我问:确定吗?答:我记得是,可网上说是公元前475年。我说:好,就算它是公元前475年,那到现在多少年了啊:答:2285年。我问:咋算的呢?对方无语。她不知她无语的时候,我已昏迷不醒了。

      两个考研的回来了,胜利而回,考试成绩都不错,马上就是研究生了。研究生毕竟要高非研究生一等嘛,我满怀期望,充满憧憬和期待。先是一男研究生的论文来了,本人草草翻过,曰:重写。二稿来了,本人看了前两页,无法忍耐,曰:重写。三稿来了,本人再曰:重写。心里怒火上升,让改的什么都没改!四稿来了,重写。前几天打电话来问我五稿,我说,五稿你还要吗?不要了吧,接着重写吧。这是男生,我理解为马虎,能对付,得过且过。再看女研究生,扔来一稿,写中国古代史,看了以后我怀疑这女的是白居易的N代弟子。通篇没一句古文,这叫一个通俗易懂啊!我问:为何没有引文。答:我看的是白话史记啊,老师,难道我们要用原文吗?我咣咣撞墙。

       祝子说她要崩溃了,原因和我一样。今天她说,必须声明一下,这样的学生不是我们教出来的。我也有同感,一个学生的好坏,不可能是一个老师、一年的结果,而是常年累月、日积月攒的结果。这样的学生,谁造成的?家长、小学老师,中学老师、高中老师、还是社会,还是他们自己?找不到答案,因为已是现实。最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即将走出校门,即将站在讲台上,即将道貌岸然的以师自居。那么,他们教出来的学生会是什么样?这样的研究生出来又是什么样?

      四个字可以形容:惨不忍睹!我恐惧,对未来的恐惧!

     人们常说: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放眼天下,芸芸众生,都是匹夫。可是我不想担这样的责任,这样的责任我如何担得起。面对这一代不如一代学生我拿什么来担起?这样的责任我不要可以?我继续当猫头鹰可以?

      我的QQ上有很多学生,没事的时候我就喜欢看他们的个性签名,个性签名很能看出他们最近的变化和心态。所有的签名几乎都一个主题:爱啊、恨啊、烦恼啊。烦恼和恨从何而来呢,从爱而来。上天是公平的,给你一份缺陷,必会给你一份弥补。学生们都是上天,知识上的贫瘠,用爱情来弥补,所以个个是情场高手,个个爱人如云。走了一个再来一个,如喝凉水一样顺溜。这样的学生,能指着他们担当重任?如果真是这样,我继续撞墙!

       天下兴亡,我有责任。我的责任体现在对学生的责任上,一代一代的延续,我们需要一代强似一代的人才,只有强了,国家才有希望。可是我的责任如空气一样,指到哪,都如强弩之末,闷闷的扎在一群破旧的棉花包上。如此,还给我责任做什么?

      天下兴亡,与我无关,真的无关!我都一头包了,还要我怎么的?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