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引自【莫莫胡评】读尘缘的同题诗~~~~~一个人的忧伤  

2011-02-09 09:46:06|  分类: 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爱或不爱
我,都以一生的长度
憧憬 或者畅想
或者深夜
聆听蝉的歌唱

而你 却以一棵树的姿势
仰望 
流星 流云 或者流萤

一生的长度
拉长
一世的距离

         --------------------------------------------------------------分隔线---------------------------------------------------------------------

        认识尘缘3年多了。她的现代诗可以用寥若晨星来形容。少!记忆里她的现代诗有3篇。我复制过来的这篇《一个人的忧伤》是她的近作。我以为这家伙只杂文写得利落狠辣,没想到这首短得可以轻易就数出字数的《一个人的忧伤》,竟也扎疼了我的眼球。如果我说她的现代诗让我惊艳了,会不会被狠拍一砖?说我真矫情?

       可我就是这样的感觉。

       通篇,她没说忧伤。可是只那开篇的短句-----“爱或不爱”,就让我感受到扑面而来的疼痛无奈。爱着是疼的,不爱,则是巨疼之后的安然沦陷。以“一生的长度,去憧憬,或者畅想”,需要付出怎样的坚忍和坚守?流年里的辗转张望,静寂深处的挣扎煎熬,独自品独自知。可她不说疼,不说忧伤,就用了一个美好轻盈姿态,孤独地沉静地继续说-------“或者深夜 聆听蝉的歌唱”。我们都知道,蝉的枝头吟唱时间很短暂,却需要用漫长的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地下生长蛰伏来换取,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不管深夜是否有蝉鸣,她都在倾听?她倾听的,是自己的情思在沙漏的缓缓流泻中,不骄不躁的温暖憧憬和至真至疼的美丽绝望?

        她说,“而你 却以一棵树的姿势 仰望 流星 流云 或者流萤 ”,这个“你”,是自问还是遥问他乡的彼岸,无法确定。伤感终于流露出来,尽管她还坚持着一棵树的挺拔和静谧。流星是一闪即逝的愿,只那划破暗黑夜空的明亮,在记忆里烙下欣喜又惆怅的划痕。而流云,飘忽不定的美,看得到摸不到,风一来,眼一眨,就散了。流萤,微渺的小生物,倔强脆弱的光,让人想起七夕之夜的牛织团聚和那双寂寞的、执扇的手。太凉了,太伤了,可她不动声色,还是不说-------她有多忧伤。

      我却已经看得眼睛发酸,心里犯堵。潮水般的伤感涌过来,席卷着我的心疼。因为她居然平平静静无怨无悔地用“一生的长度”,来“拉长 一世的距离”。如此绝对的专情和绝望,怎么可以这样波澜不兴又疼痛飞扬?!

 

        %%%%%%%%%%%%%%%%%%%%%%%%%%%%%%%%%%%%%%%%%%%%%%%%%

       本人自白:不会写诗,当年爱上莫莫肯定也是她的诗诱惑了我。那天,她对我说,我的杂文风格有了变化,好坏她不说。一时兴起,说,我转行写现代诗吧,但我需要你。莫莫聪明,知道我如何需要她。一个题目如同天降“嗖”来到我的眼前,我两眼一黑,心想,完了。人啊,饭不是随便吃的,话不是随便说的。莫莫仗义,告诉我,她也写同名诗,但为了不影响我,她要我发后再发。我开始憋,记得很久以前有个伟人曾说过“憋,是一种美德!”我憋了两天,莫莫说她在写诗,于是,我又发现了莫莫恶毒的一面,她不催我写,她只说她在写,我真正的感觉到了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我同情鸭子。不得已,做了一次鸭子,上没上去不知道,几行字的现代诗出炉了,哈哈。

       看到莫莫的诗评,禁不住大乐,以后我的诗评就交给她了。因为诗评比诗好多了。感觉啊感觉,我不说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