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听来的博文  

2011-12-29 16:21:4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来的博文 - 尘缘 - .

         一日坐公交车,听年纪较大的人在交谈:一老年妇女说:“在铁路医院那,我碰到一个家伙,刚卖完血出来。摇摇晃晃的,对我说‘大姐,麻烦你把我扶到车站那里,然后通知一下离这不远的那家小卖店,让那里人来一下。’我就把他扶到票房子墙根下了。那人不一会就死了。后来我问小卖店的人,为什么要到铁路票房子那死呢?人家说,死在铁路这边的铁路会负责丧葬费,这要是死在市政这边,就没人管了。后来,那人可不是铁路出面给炼了嘛。你说他卖的哪是血啊,全是水,那样的人哪有血了,也不知得的啥病,就死了。”

        听了以后我感觉好可怕,这要是谁急需用血,不小心输了他的,会不会染上这人的病呢?这人离死不远矣,医院也敢买他的血?铁路与市政的差距咋这么大呢?不都是社会主义的青天白日吗?

       又一日坐公交车,还是年纪较大的人在交谈。一老人说:听说要涨工资了,也不知涨多少?另一人回答:能涨多少啊?你现在一个月有两千了吧?老人答:哪有,才一千多。这人说:不错了,这不是挺好。老人再说:他妈的,这工资涨的,官越大涨的越多,咱们拿一千多就觉得不错了。

       看看老人,也算是为了革命奋斗一辈子了吧。看来,晚年凄凉啊!人们常说,什么是儿子?答,钱!没有钱哪有儿子养老送终!就算当年你是抗美援朝的战士、工厂车间的三八红旗手、劳动模范,到老了也免不了同一个下场。民愤,无处不在。简单的几句话,勾勒出社会人的心态,愤慨、不满,而所有这一切都源于:不平等。

      又一日搭出租车,车上正放广播:黑龙江一个镇,有一家奶制品厂,拖欠奶民近一年的奶钱,奶民怨声载道,记者前去采访。厂长说:我们确实是拖欠了,但我们也没办法,现在国内奶制品实在难卖,大部分市场都被外国产品占领了。我们要是能卖出去,也不会拖欠奶民的奶钱。采访小镇领导,领导说:拖欠是事实, 但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不能让奶民把奶卖给外面,一是设备不行,二是我们和奶制品厂有合约,这个奶制品厂是交税大户。采方奶民,奶民说:奶卖不到外面去,路太远,镇里也不让,我们只有挺着。

       我想的不是奶制品厂可恨,也不是小镇领导缺德,奶民更是无辜,我想的是中国人啊,你为什么不争口气?中国的市场为何会被外国商品占去大半,为何有小孩的人家宁可高价去买外国奶粉,也不买中国便宜奶粉,原因还用我说吗?今天这个品牌不安全,明天那个品牌超标,后天某个名牌又不合格,最严重的就是吃死人了。谁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所以,只有一个出路,相信外国人。这是不很可悲?都是同胞,自残骨肉。伤的是谁的心?

       我一直很纳闷,我的耳朵为什么只能听见不和谐的声音?我的眼睛为什么看不到歌舞升平的盛世?为什么这一切都发生在中国,难道仅仅因为我是中国人?

     

       

  评论这张
 
阅读(86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