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不要哥哥妹妹姐姐弟弟的!  

2010-03-02 16:41:5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一向嘴硬,这是小时候妈妈给我下的定义,原因是我除了亲属以外,对其它任何外人不加以任何称呼,不管他是谁的长辈,对我家有着多么重要的关系。在我的印象中,妈妈对我进行了长达几年的威逼利诱,未果。现在想来,父母的熟人、邻居一定对我父母倍加嘲笑,以为他们没有教育好我。

        当然我现在不这样了,比如今天上午,我去车站给妈妈买票,排队的一大行,等轮到我车也开了,这时候我就会挤到前面,细细端祥看谁面善,心里揣摩谁会给我买票,然后看准时机,满脸堆笑:大爷,帮我带张票行吗?看看,这一声称呼,谁好意思不给我买呢?每到这时候,我就想起父母,不知他们看到如今的我会是什么感想。

        我的嘴软开始于读书期间,那时我已三十一二岁了。期末考哲学,说真的,那些题我都会。只是倒霉的时候来了,躲也躲不过。研究生处负责管我们的一个老师,为了防止我们抄,不知从哪弄来一批不是老师的监考人员,一个个的眼珠子瞪得老大,因为她们不是老师,所以她们就不认识我们,而且难得她们有了一回权力,就充分的行使起来。刚发完卷,我身后的同学的卷子有一处不清楚,她就问我,我告诉了,然后被抓了,第一次警告。答题期间,我前面的同学不会了,偷偷问我,在我还没有决定要说什么的时候,第二次被抓了。倒霉的是她们两个人都是被抓一次,我坐在中间,就是两次了。眼珠子瞪得那么大的老师一脸阶级斗争的看着我,我知道,再不说话就要被撵出去了,撵出去没什么,大不了重考,但我丢不起那个人哪。我说:老师,对不起。一句“对不起”的威力有多大,我在那时候充分的体会到了。即使眼珠子瞪得再大的人听到了也不会无动于衷,就这样我躲过了一劫。从那以后,我发现,说软话并不是很难,因为说了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只是我仍然拒绝某些称呼,最讨厌的莫过于哥哥妹妹姐姐弟弟了。在单位,大家一般会把比自己大的称为“姐”或“哥”,前面再冠以姓。我从来没有过。如果,我可以称这个人为“姐”或“哥”,那么证明,我把这个人当做很好的朋友了。即然是朋友了,我为什么要称他为“姐”或“哥”呢?称名字不是更好吗?我的原则就是,朋友就是朋友,绝对的平等。

       东北的二人转中,经常出现的称呼就是“哥”、“妹子”,每每听到就觉得浑身鸡皮疙瘩,就会想到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加一副嘻皮笑脸的赖皮像在对着一个青春年少的女孩献殷勤,而这殷勤背后可能哈喇子已流了三尺了。同样,一声“哥”的背后可能就是一个抛着媚眼四处勾引的风流女子的形象。总之,想起蔡明早期的一个小品:不要哥哥妹妹的,容易出事!

        叫姐姐弟弟行不?同理,一样容易出事。

       这样看来,不知叫什么了。于是怀念起建国后的称呼来,那时才是真正的大家平等,不分男女老少,一律称为“同志”。咱不管是不是志同道合,叫了同志肯定没错。读研期间,同寝的一个女孩在外面就叫别人同志,回来学给我们听,我们笑的要死,笑她老土。而今这样一个非常不土的女孩已在美国了,不知她是如何称呼那些洋鬼子的。

       大学期间,对于不认识的年轻女孩时兴叫“小姐”,现在再叫那“小姐”就要生气了,因为有流于“鸡”群之嫌,“小姐”在古代乃是对大家闺秀的称呼,不知何时竟被“鸡”窃去了,可惜了一个大好的称呼。

       这样说来,平辈男女之间没有称呼可以称呼了。

       如果可以,就还是称呼职务吧,当老师的就叫某老师,当医生的就叫某大夫,总之,干什么的就叫什么好了,如果不知是他干什么的就直接叫名好了,如果连名都不知道,你还要打招呼,是不是有病了你?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