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精神或是神经中  

2010-12-27 20:24: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年的雪特别大,一场接一场。大路上都是雪化后结成的冰,然后再铺上一层雪,走起路来就要一点一点的蹭,稍不留神臀部就会和大地来次亲密的接触,不知大地会不会疼,反正臀部可能会不舒服一下。

       喜欢在这样飘着雪的天气里,穿得暖暖的走在大路上。很多人在铲雪。不是自发的,这一点我相信,更相信中国人。所有的路段都要包产到户,有单位的就会行动得快一些,没有单位的地方可能会一直等到春天雪自己融化。想起前一阵学车的时候,我们站在路边等着上车,一群人拿着工具去扫广场的雪,对路上的雪视而不见。当时我就想,那所谓的广场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季节里根本没有人来,有那时间和体力为什么不扫一下所有人都需要的路呢?其实不用问答案,一定是领导没说。

       仍然是很多人在扫雪,感觉很好笑的看着那群扫雪的人,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在看路上段与段的分界线。不管什么时候扫雪,总会有一条留下,那是分段的交接处,没有哪方去扫一下,仿佛若是动了那一条,就触犯了天条。

        有人骑着车慢慢的前行,很慢很慢,那种慢会在车滑的时候及时的停下或者即使摔了也无关紧要。想起初中时的自己,怎么那时候那么冷呢,好象零下三十多度很正常,怎么那时候就不怕冷呢,怎么那时候大路上全是冰雪呢,怎么那时候就敢骑着车呼啸呢?记忆中没有因为路滑而骑车摔过,仿佛路面上的冰只是摆设,不滑一点都不滑?怎么一晃,现在走路都在颤抖呢?那时骑的是28的大车子,怎么那么灵巧的翻身就上去了,怎么车要倒的时候脚就能着地呢?怎么现在骑着26的车子还感觉太高呢,非要换上24的才感觉随心所欲呢?

       想起很多人,小碗怎么开始消沉并不说话了呢?小碗天天静坐在那一堆书中在想什么?小碗晚上一个人只对着电脑发呆吗?然后拎着瓶红酒开始喝吗?她怎么喝的酒,以什么姿势,用什么杯子,喝的时候是什么心情?二弟一直喊胃疼也可以喝酒吗?她那胃真的不接受土豆白菜吗?没有肉的时候她是怎么过的?二弟是怎么看书的?看书的时候她在想什么?她的思维怎么那么怪?以前群的漂亮群主怎么一打通电话就不停的笑,难道她知道不笑我想起她就不生动吗?只要一笑,她的样子就清晰得仿佛看到了。还有红颜,那么一个温婉的美女坐在我身边,不说话,会声音很小的对我说:我要吃那个。然后等着我去夹。是不是美女的魅力就在这了,因为美,很多人会喜欢为她服务。我的那个生死之交,总喜欢用她的手拉着我的手,我却固执的想甩掉,她的手总是潮潮的,让我感觉不舒服。曾经明确的告诉她,你的手太潮了,不要碰我,怎么她下次还是会来拉我呢?

       我现在要是有几百万我会怎么花呢?资助别人,我好象还没生出那么多的良心;自己享受,似乎除了穿几件好衣服吃几顿好肉没有别的追求了;如果享受,叫来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在一起谈天说地会怎样,她们会喜欢来吗?我要是有了钱,会不会也会不自觉的用眼角看人,然后从鼻子里哼出一声?有钱了,我要不要去买权呢?有权了,我要不要报复人呢?要是报复的话,我去报复谁呢?怎么活了30多年,竟然找不到一个仇人?我人缘有那么好吗,还是得了健忘症?

       有钱了就去买房买车吧,把我喜欢的人都叫到一起。来,小碗,给你个书屋,没事给我做点饭;二弟,来,给你个好活,没事练后空翻给我看,闲的时候给我讲故事,对,就听你瞎编的,正经的不要;素馨,你该学学如何做家务了,人不能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我的生死之交,你,就在旁边看吧,哪有事你就去哪,谁让你那么与世无争;然然,我最不忍心的是看你的汗一滴一滴的流下,现在和我一起享受吧,你要什么?要什么有什么,只要你要。然后,各位兄弟姐妹,我们在风和日丽的时候出去游玩吧,二弟或者然然开车,虽然危险,但是刺激,为了刺激就忍吧。

       怎么,我都到了要减肥的地步了吗?怎么好象没有经过100斤,就直接到110斤了呢?我小时候什么样,惹人喜欢吗?那时我长的和现在一样吗?大学时的自己最苗条了,怎么就没有好好的照镜子看一下,怎么那时候就那么不喜欢照镜子?怎么,我现在脸上长斑了吗,一块一块的,最后会连成一片吗?我的嘴角往下耷拉了吗?身上的肉多得走路都累了吗?怎么洗澡的时候我没觉得自己那么胖呢?我要不要锻炼了,可是坚持不下来怎么办呢?节食吗,我舍不得自己挨饿。

       人,怎么那么奇怪,为什么总喜欢记仇呢?怎么好的时候甜的要死,坏的时候就恨得要死呢?人不能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只记得好吗?哪怕只一点点好,只要记得,心情会不会截然不同?郭靖是真的善良吗,善良得不忍心杀死自己的仇人,那么他就没有仇人了,我也没有仇人,我是不是和他一样善良,有人会说我和他一样傻吧,或者是自己给自己贴金?怎么,活到30多岁,我的良心越来越多了呢?

       昨晚看到三了,这家伙懒懒的,不干活,不干就不干吧,我也懒得干呢。那样一个没有生气的圈子,谁会喜欢跑去看呢。想起,竟是一阵心痛。如果,曾经有过欢乐,怎么那欢乐就跑得那样快了?怎么就没有人和我想的一样,只记得好,哪怕只一点点!

      去年期末抓到一个抄的学生,他和我较劲,不服气,激怒我的结果是将他上报了。就这样简单,他来电话求我原谅他。我问,为什么要原谅你?理由:去年你已抓过我一次了。原来,他是个有记性的人,知道我抓到他一次了,可是怎么记不住考试不让抄吗?

        仿佛在看电影,看到初中的自己逃学,躺在很少有人去的地方,望天。想起初中的物理老师,对男生一律施以掐刑,对女生却束手无策,所以有的女生就在他眼皮底下拿着书抄答案。想起初中时一周一天的劳动,周而复始,让我学会了几乎所有农家的活,可惜,现在却无用武之地。看到高中时路灯下扬扬洒洒的纸片,一地一地,那是我的心,一片一片,怎么想起竟然不疼了呢?想起大学时的那个寝室,生活了四年,怎么想不起具体的样子了,有那么破那么暗吗?和我对床的老猫睡觉还是蜷着身子弯着头吗?

       还是想我是个有钱人吧,这个想法让人兴奋且浮想联翩。我要是有钱人,我要做什么,做什么?

       穿得不多,小碗说:活该,谁让说给你买厚的雪地鞋,你不要了?那种鞋穿起来象熊掌,笨笨的,发自心底的不喜欢。所以,我的脚就凉着。可是,走着走着就热了呀。真的热了,雪还在下,看来不会停了。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