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发点牢骚  

2010-12-21 21:55:2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打算和正在敲这些字的时候,一直在想:是我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心里比较阴暗,或者一直是黑夜,全民于半梦半醒之间看不清,亦或是因为看清了,也都喜欢做浊人,而我,却清醒得发昏,又或者,已经熟视无睹,再或者,看清了又如何?

    昨晚,二弟对我说心情不好,比较郁闷。原因是家里来了一个女人,此女痛哭流涕向她求教:此女与父母同住,育有一子,儿子年已20,在家对长辈非打即骂,不知如何是好?二弟对此只说了一句话:我没有经验。之后,我和二弟就这个孩子讨论了几句,只几句,因为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孩子已成形,想管管不过来,要打要骂都为时晚矣,如果讲道理能说得通,也不会多了这么一个畜生,要么就扔到社会放任自流,其结果就是自生自灭,更大的可能是社会多了一个败类,监狱多了一个犯人。

    今天学校的期末考试正式开始,一上午我共监了二科。第一科教育学,学生21人,考试不过五六分钟,一男生拿着手机开抄,看我们注意,将手机放口袋里,斜着身子,披一件黑昵子的衣服,皱巴巴,到处沾着白的东西,偶尔将大衣的破帽子戴在头上,再看这男生,胡子拉碴,脏兮兮的样子。不能看手机的时候,卷子一片空白,他就那么歪坐着,如一摊烂泥。

    再几分钟,后面两男生貌似不正常,只是我们走近的时候,找不到他们抄的证据。半小时后,终于抓到一男生的小纸条。纸条没了,就不奋笔疾书了,东张西望着等待;另一男生又过十几分钟,终于在他手里抠出另一张纸条。此后一直到监考结束,这男生就没让我们监考的舒服。只要我们走近他就会说:让我抄点呗,要不重修咋办?我要是会我还用抄啊?

    第二科英语:学生较多,大约75人,四个监考老师。人多坐的自然就紧,考试前一小时比较安静,一小时后开始骚动,交头接耳,眉目传情,暗送秋波,真可谓此起彼伏。我只佩服现在的学生,怎么没有一点羞耻感,尤其是女生。做学生的不会学习,抄被发现难道不是一件最难为情最没有面子的事吗?为什么她们敢直面老师的眼睛、敢漠视老师的监视、敢无视老师的存在、敢明目张胆的抄、抄、抄。更有甚者,如果老师监考严了,会直接问:老师,你还监我们几次?

    我不知对这些学生到底应该持什么态度,是同情还是愤怒?这个社会到底需要什么样的人才?这些学生最终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才?

    10几年的教育,我们究竟培养了什么?又或者我应该这样问,是谁培养出了这样一批又一批的“人才”?有谁去反省了一下,难道真的是见怪不怪、司空见惯?

    无论去哪个大学,周边最多的是旅店和饭店。饭店好理解,那么旅店呢?为什么周末会爆满,住进去的是谁?谁家养的娇滴滴的女儿上了大学竟然变得和鸡一样?这又是谁的责任?看到这里,还是会有很多人笑,笑的原因只是因为变成鸡的女孩不是自己的女儿。可是,万一是呢?要骂谁?是孩子不知自爱?是父母没尽到责任?还是这个社会污染了孩子?

     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多了就不鲜了,沉芝麻烂谷子,唉!

     我梦里清醒去!

     ****************************************************

     本来想给这文起个名叫《救救孩子》,后来一想,谁来救,怎么救?自救还是他救?我没有解决的办法,睡觉!

          

 

  评论这张
 
阅读(598)|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