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学习  

2010-02-11 15:24: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得不承认,大约有近十年的时间,我怕听到“学习”这个词。因为这个词代表了母亲对我的期望、责备与失望。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好孩子。学习成绩一直不理想,在我的印象中,最好的一次,在班级第五名。

       初中时,没有多少人学习,我跟着随波逐流。初一的下学期,第一次逃课,玩了一下午回来,提心吊胆的,可是当我发现,我的逃课并没有被老师发现后,我开始变本加利,这一逃就逃到了初三。所以我的英语很遭,我只是认真的学了初一上学期的一本英语书,那本书只教给我26个字母和几个简单的单词。第二册的音标以及后来的语法,直到现在我仍然一点不会。接着就是数学,我的代数还可以,几何却一窍不通,物理学到电路就不懂了。参加中考的时候,只得了三百多分,而要考上重点高中却需要六百多分。

       直到这个时候,母亲才知道我并没有学习。于是,每当我在玩或者溜号的时候,母亲只要说“学习”,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走,逃到哪里都可以。偶尔有时我会想主动去学习,然而当我的主动还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因为母亲的“学习”二个字,我的兴致瞬间就会烟消云散。所以,我学习不好,我从来就不是一个好孩子。

       高中时,我选择了文科,因为理科实在学不会。英语我从来不用听,因为听不懂,如果实在让我学英语,我就背单词,考试时就靠蒙,感觉哪个单词熟悉或者比较象答案的,我就选哪个;数学对付学,会的就做,不会就不做,看到几何形状的图案,我就闭上眼睛装做看不到;语文不用学,因为我觉得语文是不用学的,只有语文我能拿得出手,成绩没有遭到不忍睹的地步;政治不喜欢,有时会勉强自己背些理论;最喜欢的是历史,历史书让我翻了又翻,只因为看历史如同看故事书。

       高中时,因为大了,父母很少说我。但在母亲的字里行间中我能听得出她和父亲对我的评论。我让他们很失望。所以我一直自卑,在外人面前一直低着头,害怕在大庭广众之下露面,这个习惯一直到今天。

      这期间,母亲不厌其烦说的最多的就是“学习”,我对这两个字敏感到了极点。听到这两个字,会浑身颤抖却无力反抗。

      母亲最后给我的定论是:参加高考,如果在补习五年的情况下,能考上一个专科学校且是合同委托(也就是要花钱的),她就会心满意足。

       我从来没有想过,未来对我而言会是什么,我也没有思考过我应该如何安排自己的未来。我一直是跟着时间走,走到哪算哪。

      可以说,高中期间,我没有认真的学习过,因为我不会学习,没有人告诉我应该如何学习,他们只是告诉我要学习。所以我闷头趴在桌子上,郁郁寡欢。以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性格极其内向的一个人。往往一天,也不会说一句话。如果有外人在的情况下,我会脸涨得通红,却不能发出一言。

      幸运的是,我没有让母亲失望的时间过长,我以超出她的想象的目标考上了一所本科学校且没有花钱。从那以后,“学习”这两个字母亲再没有对我说过。我的性格也逐渐发生转变:性格开始开朗,话语开始增多。然而,内心的那份自卑以及会突然袭上的孤独感却无时不在。所以,现在的我,性格是多重的,内向兼外向、开朗兼自卑、疯狂兼沉默……我想用“矛盾”两个字形容更为恰当,当然,如果说这是人格的分裂我也不反对。

      工作了,我欣喜若狂,只因为,从此后再没有人考我了。工作时,我一样的不学习,除了做好我该做的事情。

      工作五年,突然决定考研。家里离单位并不远,但我以学习为由,住到了单位。那一年,我正好带高三学生。我天天在办公室坐到十点封楼,领导以为我是为了学生而拼命,还在例会上表扬我。家里人不知我在做什么,在他们的内心,对我的考研没有抱任何希望,所以随我的便了。确实,我并没有学习,我在办公室上网聊天聊到封楼,然后回到住处,洗漱、聊天,要到十一点时才安静下来看一小会书,那时我看的书,只限于专业课和政治,英语,仍然是不看的。记得有一次,我用了半小时的时间做了一个完形填空,十个选择,我只对了一个。同屋住的是学俄语的,她拿过来随便填了十个选项,对了二个。

      对于考研,我也没有抱过希望。

     现在提起,唯一值得骄傲的就是我可能是考研花钱最少的人。因为知道没有希望,我用的考研书是我大学时的书,政治理论也是五六年前的理论。到临考试前,我只花了十元钱买了一本时事政治。考试结束后,我去一家书店花五百多买了一本电子词典,那时的我,是真真正正的想从头学起。

      直到现在,电子词典还是很新。虽然这中间,我拿起过几次,想好好学习,却发现坚持对我而言,实在是很困难的一件事。

      现在有学生问我,如何考研。我总是告诉他们:考研其实很简单,最起码比大学好考多了。我惭愧,我没有经验可言,对于考上,我只能说是幸运。

       读研期间,如放松的野马。学习更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出出进进的男男女女,怀着不同的目的走进来,再怀着不同的目的走出去。学习,不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

       三年的时间,我不看专业书,因为对专业的不喜欢。不去图书馆,那是大学时留下的阴影:图书馆空气污浊、人员拥挤,毫无自由。

       我只看书,看我喜欢的书。三年,几乎借遍了书馆里关于文革、知青时代的小说,几乎看遍了小说月报的合刊。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段视频:雷倒半个中国的女人——罗玉凤,她说,她九岁博览群书,二十岁达到顶峰,上数下数三百年,六百年间没有人能超越她。但她看的不过是《意林》、《故事会》之类的书籍。与她相比,我觉得,我还是略胜一筹。

      寝室三个人,每晚熄灯后的节目就是我的故事,我白天看,晚上讲,一直讲到同寝人入睡为止。我现在很能说,这可能与那时的锻炼有关。只是,我看过、讲过,心里却留不下一点东西。偶尔,同寝人会说起一个故事,我会傻呵呵的问,在哪看的。答,是我讲过的,而我却忘了。因为,我只是看而不思考。

       再没有人对我说“学习”这二个字了。

       毕业后的近三年中,小说我也不看了。完全靠着以前学过的几个字,我支撑着自己走完一年又一年。

       再然后,就认识了小碗。有段时间,小碗要学英语,和我约定,每人一天背几十个单词,然后相互考察, 这个考察只经历了一次,因为,相隔太远,考察实在是难。

       再然后,认识了素颜格格。开始对她,没有太多的了解,也没有想过,她对我会有什么影响。

       今天早上,格格说,你们都不学习。她说,看书而不思考,不能称为学习。忽然间震动很大。是的,我从来没有学习过。学生时代的学习是一种无奈,对于学习,确实应该是一种主动、自愿加思考的行为。可是我思考过吗?

       记忆中,我从没有思考过。因为,我一直不会思考。记得高中看过一本《三家巷》,我沉迷于周炳和他的桃表姐的故事中,沉迷于一个女孩叫他“小王八蛋”的爱称里,然而,当时的哥哥看后却说,这讲的不就是阶级斗争吗?当时,我呆了一下,因为我没有想过这么深刻的东西,我看了就是看了,至于作者想写什么、想说什么,我看不出。

      同样,现在的很多好友,天天在写博,我看了,却不能发出一句评论,即使内心有些许的感动,却无法表达。只因为:我不会。

      我惭愧,我读了这么多年的书,却发现原来我不会学习。不管怎样,我都不会。

      上午,听格格的那番话后,我去洗衣,洗了一上午,我一直在思考(这可能是真的思考),我该如何做,该如何在以后有限的日子里去学习,真正的心甘情愿的学习。

      不会再下决心,以往的日子里有无数个决心,最后都无疾而终。

      希望自己,学会思考、学会理性看人、学会取长补短。总之,学会学习!

 

        ———————————————————————————————————————

                                           在此,感谢格格,一语惊醒梦中人!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