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读《论贪污》心得  

2010-11-04 17:19:07|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意中借到一本吴晗的《论说谎政治》。对吴晗的了解,我只限于知道他研究明史很厉害,也知道他因为写了个《海瑞罢官》,不但丢了自己的性命,连妻子儿女的性命也一并丢了。可以说,研究历史的人中他是非常倒霉的一位了。

       翻开《论说谎政治》,前两篇分别是《论贪污》与《贪污史的一章》。这两篇文章写于1943年,那时中国正处于国民政府统治时期,国人正在为抗日战争抛头颅洒热血,同时,也是国共两党争夺不休、纷争不已的时代。吴晗,做为一个文人,用他自己的话说:我呢,躲在大后方,既无枪,又无刀,有了也不会使,只有一杆笔,真刀真枪比不上,比它一杆木头枪吧,木头枪伤不了人,不能说放。但是,有枪总得使,怎么办?放不得,投它一下如何,管它三七二十一,要是投中了,也会有一点痛的。应该说,这两篇文章是文人在国难当头,面对贪污腐败无可奈何之下投出的木枪。当然,文人在大难临头之时除了吟诗和写字也确实做不了什么,这点我是非常理解的。虽然,我不是文人,武夫更谈不上。

       这两篇文章所论述的腐败,不要说在当时,即使拿到现在,都不过时,因为,贪污腐败自古皆然。上推到几千年前,依然如此。可以说,有了人类历史就有了贪污史。

       吴晗在文章中列举了古代防止贪污的办法,一是厚禄。这种说法是认为官吏之所以贪污在于俸禄不足以维持生活,所以不能养廉。因此国家给予优厚待遇,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官吏仍不能自爱,便可重法绳之。这点和我们现代的理论完全一致。前几年,提倡厚以养廉,其结果就是增加工资,尤其是领导者的工资。以为他们有了足够的工资、有了超出普通人几倍的工资便不会贪污腐败了。应该说,制定这项决策的人,对人性完全不了解,或者是他不懂贪得无厌是什么意思。就人性而言,每个人都想把好的占为己有,只是程度不同。有时道德能约束着人们的贪婪心,使贪污不至于严重。一旦人们冲破了道德的底线,贪污就会不可遏制的滋长、漫延,最后达到病态甚至变态的地步。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关于领导坐车的问题。很久以前,人民公仆都要以身作则,老百姓在步行或挤公车,公仆们也不能例外。但是有人说了,公仆们日理万机的,哪能和百姓一样。于是,公仆们有了坐车的权力。事实上,自古皆然,你看到过古代有几个百姓能骑起马坐起轿子的。因为坐车,就有了车的好坏之别,谁都想坐好车,于是产生了矛盾。解决的办法是:按级别买车。级别越高,坐的车就越好。别人不许犯红眼病,犯了也白犯,谁让你不是公仆呢。结果这个车是越来越多,花销越来越大,于是又有了举措,以后国家不负担领导坐车的钱了,领导要是想坐车就自己拿钱。当然,这样是需要给领导补助的,于是领导们工资又高了。高的结果是:车照坐,钱照拿,车照比。一如从前。所以,厚以养廉是根本行不通的。与其给予优厚的待遇换取廉洁,不如讲些大道理,没准还能感动几个油盐不进、人畜不分的公仆。

        古代治理贪污的别一个办法是:重刑。国家重定法令,犯法的立置刑章,和全国共弃之。比如明朝时,法律就非常严苛。但是明朝的腐败现象最严重。可见,重刑也不是治理贪污的好办法。

       其实伴随着贪污产生了一系列的学问,比如纳贿的学问。如何送贿,如何让收贿者满意,如何通过纳贿达到自己的目的等等。可惜的是本人在这方面尤其差劲,故此一节忽略不论了。

       吴晗以为,贪污的产生有着深刻的根源,他列举了社会教育、社会环境、政治环境和政治制度四个要素。

       从社会教育来看,仍是古今皆然。那就是接受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什么?读书是为了科举,科举是为了当官,当官是为了发财。由读书到发财就成了紧密联系的人生哲学。一旦封侯拜相,便可封妻荫子,鸡犬升天,如此快事,何乐而不为之?

       从社会环境来看,吴晗认为,古代读书人在得到功名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负债的生活。至于原因,不言自明。既然负债了,那么就要还债。然而朝廷所给有限,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办法:贪污!

       从政治环境来看,古代自皇帝以下,莫有不贪污者,哪个级别的你敢不进供,哪个比你大的上司你敢得罪。要进供、要讨上司喜欢,仅凭自己肯定不行。于是,继续贪污。

       从政治制度来看,就是有的朝代对官员过于苛刻,俸禄极少,导致贪污;有的朝代则厚俸进而继续导致贪污。所以,不管什么样的政治制度都要产生贪污。

       吴晗的这些思想拿到现在同样适用。现在的孩子们努力读书是为了什么?在当今的大背景下,人人贪污、人人腐败,你如何保你洁清之躯,换句话说,你保得住吗?除非你自甘人下、自甘别人锦衣玉食。

       吴晗对于治理贪污所想到的办法是:让“人”脱离家族的羁绊,成为“自由”的人。这样便可少了负担与鸡犬升天的现象。事实上我以为这种方法根本行不通。首先,这是一个人的社会,是社会 ,是人,就要有关系网,就要和别人有扯不断理不清的蜘蛛网,如何可能达到一个人真正的自由?

      吴晗还提出,人应该自己能够独立,有足够的工作收入,同时伴有严明的法律。事实上,哪个贪污的人没有足够的收入,哪个贪污的人的钱不够他养家糊口?同时,现在是法制社会,法律只有越来越健全,但为什么贪污却越来越严重。

      事实上,吴晗的观点是针对1943年时的中国,是针对当时统治全国的国民政府而言。这样的言论,可以说是痛心疾首却又无可奈何的办法而已。

       我有时会想,如我是公仆们我会如何?想出来的最后的结果是:我会和他们一样!试想在四周黑压压的贪污之下,我如何能清?当然,我若清了,我又如何当得上人民的公仆?

       想起《建国大业》里蒋介石针对贪污腐败说的一句话:不反(腐败),亡党;反(腐败),亡国。面对此景,真真是难为蒋公了。当然,蒋公可能最后选择了不反,因为,他亡国了(国民政府在全国的统治)。

       贪污如何治理,真的不是我这个小人物该考虑的问题,因为写来写去,我也找不到一个可以解决的办法。所以,唯有羡慕,唯有企盼。羡慕原始人曾经生活在一个绝对平等、平均的社会;企盼有一天,这个社会重新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872)|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