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人梯!  

2010-11-28 20:51:4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毛有篇文章叫《天梯》,她在那里把考驾照比喻成攀登天梯。

      读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感觉不到那个天梯究竟有多难爬,毕竟,不关我的事。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或者可以说是一个没有远大目光的人。在我不会骑自行车时,我感受不到自行车有多重要;在我有了自行车时,感觉摩托车与我遥不可及;当电脑出现时,我想不到有一天我会买台笔记本;同样,当别人都在考驾照时,我不认为哪台车会和我发生什么归属关系。

       这两年,有人一直催着我甚至是逼着我去考驾照。我一直这样认为,有了车就会有危险,买了车就会多很多消费,仔细计算,买车钱和每年消费的钱不如用来打车,还能为国家环保做贡献。可是催我的人不这样认为。

      好吧,我去学车,我去报名。

       从报名起就一波三折。先是要当地的身份证,等我有了当地的身份证,又说外地的也可报名了;等我报上名,又说以前的摩托车驾照一定要注销,等我回到摩托车驾照所在地,人家说你的证早过期被注销了,但是电脑里有你的底,你自己去市里注销。我晕!

       终于一切结束了,看我们的程序吧:在驾校交学车钱,然后直奔交警体检。中国人办事一向拖拉,但这里真是快。到了那,交钱、照相、体检,你看办事员大笔一挥,全部合格。啧啧,中国人要是办事都这速度,何愁国家不富强,何愁人民不安康,何愁外患想入侵,何愁内鬼想分家,当了个当、当了个当!!!

        报完名,驾校说:回去看理论去,然后记得天天来按个手印,凑够学时就可参加理论考试了。于是,我天天起个早跑到驾校,按下手印,晚上再跑一趟再按下手印,一共按了五天。感觉还可以,至少,杨白劳的感觉没出来。

        终于考理论了。早上七点赶到驾校,校长亲自开个破得不成样子的大破公汽载着我们去,考点被一大片白菜地包围着,真是好地方。那天,天也蓝、风也轻、太阳暖暖的照着,真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季节啊!然而,到那一看我就蒙了,黑压压的人群,所有驾校的人全部到齐。问:何时我们开考?答:不知道,等。我们等,等,等到十点,被告知,下午来吧。校长开着大破车摇摇晃晃,我们回去了。下午一点,再次赶到考点,依旧是黑压压的人群,依旧是等。等啊等,后来,天也不蓝了,风也不轻了,太阳也不暖了。终于,在下午四点多时,轮到俺们驾校了,我这个激动啊。俺们驾校竟然也被分成四五拔,于是接着等。等我象只被宰的小羊进到那个大黑洞的考试屋子时,已有五点多了。我继续激动,是紧张得激动。一个理论考完,回到家,天已全黑了。

        终于摸到车了,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摸到方向盘。那车那个好啊,没有油门,听说拿下去了,没有喇叭,可能从来没响过,有的方向盘还不好使,有的发动机不太喜欢工作,更好的是有的车后屁股会时不时的淌黑水,不知是不是油。教练说:好车都这样。人梯! - 尘缘 - 尘缘

        摸到车了,当然是不让开的,再说我也真的不会。第一项,叼离合。就是左脚慢慢的抬高,让车慢慢的走,越慢越好。觉得离合练得好的,撵走练倒桩。练倒桩的感觉就和驴拉磨差不多了。一遍一遍的,伴随着教练不耐烦的怒吼。有时会想,我们是交钱来学的,可不是来找骂的。但中国人的奴役性,被人管惯了,即使不服,还是不敢说出来。

       倒桩练的稍好些,去练侧位停车、坡起。时间很短,车子一圈圈的跑,教练黑着脸坐在车上。我这人胆小,一看教练就哆嗦,坡起几乎没有成功的时候。

       考试的前一天下午,被通知,我们还要考限宽门。只一个下午,要练限宽门。啥是限宽门,我不知道。第一次,练习车上安装了油门,还要我们加档。上帝,这些天,我除了一档就会倒档,我怎么会踩油门,怎么会挂档。等到上了车,一踩油门,我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那速度,我的天,太快了,太刺激了#¥¥¥%%%%人梯! - 尘缘 - 尘缘

       可是,奶奶的,就这个样子,考试能及格?

      不及格咋办?要不咋说中国人聪明呢,不及格怕啥,交钱啊!

      考试的前一天开始交钱,是凡感觉凭自己能力怕不能通过的,一律二百元。先交。万一还是不过,这二百就当下次的补考费了。啧啧,多么聪明勇敢的中国人,就是有办法。于是,我的二百元没了。

        这次考试,命不太好了。前一天还是风和日丽,考试那天就是狂风骤起,刺骨的冷。早上六点到驾校,七点看考场。那叫一个紧张啊!天冷,没地方呆,大家原地踏步,伴随着时不时的奔向肮脏得下不去脚的厕所。没办法,天凉,不去厕所咋办?总不能尿裤子。

       我命更不好,那么冷的天,硬是被排到了下午三点钟。一听到叫我名字,人就颤抖了。也不知是不是激动的。教练们这时很辛苦了,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趴在墙头,或者墙的洞上,用对讲机摇控着学员们如何倒车。

       终于到我了!!!教练喊:不要怕。明明我都停了,打算移库了,他还喊:再往前点,没事,再往前。于是,车往前,咣,撞中杆了。车上的喇叭马上喊:不合格,请把车开出场地。我差点没死过去。好在,每人二次机会, 这次死挪活挪终于是过了。从车出来时,我的腿都软了,一大半是吓的!!!

       合格了,拎着自己的资料和成绩单直奔考小项的场地。先是侧位停车,那停车位不知被多少车蹭过,地下的黄线看不清了,或者说,我在车里根本就没看到那黄线,心里想着,完,又栽了!结果,车里喇叭喊 ,进行下一项,我的乖乖,那我还犹豫啥,走吧。限宽门,这个比前一天练的好多了,不用加档,不用踩油门,就慢吞吞的滑过去,顺利通过!接着是坡起,这次命不错,第一次做的那么完美。等过了坡,终于听到了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考试合格!等去成绩单签名时,天哪,小项竟然是100,哈哈哈哈哈!!!

       考完这个,考试就结束一大半了,就等着上路了。 这一等,就是一个月。上路时,气温已低到零下十几度,且是冰雪。我笨,手脚硬是协调不好,档挂不好。当然,也不怨我,车太破,档本来就不好使,再说,以前也没人告诉我上路要如何开车,我自己摸索着能把车开的没撞到人就不错了。

       上路练习时,大家就站在大道边,等着轮番上车。零下十几度的天气里,我们,浑身冰凉的,哆哆嗦嗦的,眼泪汪汪的,可怜巴巴的等着轮到自己。一共我也没摸到几次车,总之没有一次做到很完美。归结起来就是二个字:失败!!!

       然后是一场严重的降温,零下22度,同时伴着一场大雪。奶奶的,车也不用练了。直接等考试吧。

       上午,得到通知,中午十二点去驾校汇齐,一点考试。真是严峻的考验。在零下22度的天气里,我们硬是站了二个半小时,全身僵硬,手指冰冷,脚冻的麻木。原因很简单:所有驾校全部到齐,又一次的人山人海。考生去了没用,得等考官。中国的考官喜欢摆谱,从来不按时到,必须得晚点,才能显示出身分和价值。到了以后,要一个个唱名。上帝,不能一个考官唱一个驾校吗,一定要用一个人挨个的唱各个驾校的每一个考生的名字吗?这一唱,就唱到了二点半。唱的时候,人群黑压压的水泄不通,根本听不到在念什么,奶奶的,不知道拿个喇叭吗?难道每次都这么乱吗?乱不知道想办法吗?真是一群笨蛋加混蛋!!!

       轮到俺们了。驾校出了二台车,装了大约二十多人,紧跟在考车后面。考车上除了考官坐四人,轮流上阵。感谢这大雪的天气,感谢这冰雪的街道,感谢这寒冷的冬天,考官不敢为难考生,怕太快了出事。听说最简单的一个人只开了约五米远,一档,就完事了。他真幸运,我羡慕得很。

       轮到我时,车上四人,第一个上场的是位老大哥,因为是男考官,所以喜欢为难男考生,这也是中国人的习惯,同性相斥。告诉他连挂四档,在没有任何车速的情况下,总之,这位大哥没做好。考官拿着他的成绩单一卷,啥也没写,估计是下课了。

       到我了,我记得要轻抬离合,我轻了,但车还是灭火了。剩下的就不知道了,一片空白,记得我是挂了三个档。过没过不知道。看到考官写字了,不知给几分。那考官死活不告诉成绩。我们私下猜测:是不是想要MONEY?

       校长说,没过的同意交钱不?同意的话驾校就先给垫上,然后大家后交就行。不多,二百!!!谁会不同意呢?交了钱不用补考,直接等着领证。

        回家时,是提心吊胆的,因为不知道究竟过没过。还要不停的猜测:考官会不会和驾校勾结,即使过了,也告诉你没过?会不会?

        怎么这年月,想找点光明的事这么难呢?

        三毛把考驾照看成是天梯,我想,天还是公正的。至少,面对如我一样的芸芸众生,天是公正的。

        我觉得我在爬人梯,天与人的区别是:人,是不公正的。

        如果三毛还活着,如果让她回中国爬人梯,她再写出来的文章还会是那么幽默和风趣吗?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