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甲流带给我的  

2009-11-09 20:36:15|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的一场“非典”,让中国人闻之色变。而采取的措施及影响却极其深远。

今年的甲流,足以让中国人想起“非典”,因此采取的措施与“非典”几乎相同。

我感冒二十几天了,嘴巴干,咳嗽,打了三个点滴后感觉倒严重了。于是采取的措施是不吃药,不管。结果始终是不好也不坏。这几天就开始想,我得的是不是甲流,要是是,我的肺子应该坏的差不多了。可恨的是只感冒就是不发烧。为什么不发烧呢?发烧了是不是可以把我隔离了呢。

唉,我是如此盼望着被隔离!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我有病,而且是很严重的精神病。可是,你们哪知道我的苦啊?

话说一个月前,十一前夕,学校窜了课,我热切的期盼着七天假日的到来。

十一前三天的一个晚上,突然有人通知,所有住校的老师全去开会。自然这样的会我是不去的。甲流带给我的 - 尘缘 - 尘缘我静等,相信一定会知道消息的。回馈的消息是,学校说,如果甲流严重了,所有的老师要发扬风格,把整个楼倒出来做为隔离病房。我对同事开玩笑说:如果我们整个楼住满了病号,那我们肯定不用上课了。所以不会让我倒楼的。所谓乐极生悲,第二天早晨,七点多就有人挨屋敲门,通知说,所有的事二个小时内必须搬出。

我们如丧家之犬,看着一屋子的东西就傻了。不知从何搬起。

学校真人道,把我们安排在了东西校区的学生寝室里去住。我当时的想法是,还有三天放假,那么我们不必拿太多的东西,相信十一后,肯定可以回去住了。

我收拾的简单的行装,褥子一条,被一条,拖鞋一双,盆一个,暖瓶一只。就这样搬到东校区了。

所谓的学校安排,给我们的寝室都是在阴面把边的房间。一推门进去,一股冷风。根本没法住人。好在同寝人厉害,凭着三寸不烂之舌,硬是把唯一一间阳面寝室要到了。就这样住了下来。寝室比赵本山小品形容的好一点,赵本山家当时只有一个家用电器手电筒,我们这也只有一个日光灯。没有电源,手机没处充电。没有电,就无法烧开水。从学校水房打来的永远是那种看着冒热气,用手摸都不烫的水。学校食堂的碗筷不消毒,永远是那样脏。一群苍蝇飞来飞去,偶尔在吃的面汤里还能看到苍蝇悲惨的被油包裹成一团。这样的日子,我忍!

然后传来的消息是,十一不放假了,但也不上课了,就这样一切停滞下来。学生被关在校内。大家议论的都是甲流、甲流、还是甲流!经诊断,学校确实出现五例患者,当学校宣布封校的时候,第一例已经治愈了。

接下来的几天,就是不停的给学生量体温、上报。有发烧者立即送走隔离,而隔离的地方就是我们原来所住的寝室。而我们,在外面流浪。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近一周,学校宣布恢复上课,学生依然被封。外界的人传言很盛,什么死人了,什么得病的人数有多少了。或者看到我们戴校徽的就表现出怕怕的样子。

最可恨的是,我陪一个同事去看牙,那个牙科的医生看到我们的校徽后竟然喊起来:唉妈呀,我害怕。妈的,我当时就想骂她,你的医生当屁股上去了吗?怎么好意思当的医生。同事听到她叫以后,就把校徽摘了,我不,我要戴着,她怕,我就要她怕。

一转眼一个月过去了。没有让我们回原来寝室的消息。这一个月,大家过着长毛的生活。学生开始造反,跳大墙偷跑。女生去抗议,说再不让出去洗澡,就长毛了。至于学校食堂不卫生的情况,得来的回答是,甲流期间没空管食堂。哈哈,这个答复真是他妈的有趣得很。难道不是越有病越应该注意卫生的吗?这是哪门子逻辑?

一个月,不再有新的病例出现。学校的管理逐渐松懈。我们开始偷偷的往原来的寝室跑,因为那里早已是空楼了。我们的网在那里,回去可以上网可以做饭,总之,只要回去就好。虽然那是一座破得不能再破,也冷得不能再冷的破楼。

然后从舍务那里传来的消息是,我们可以搬回去了。虽然没有正式通知。但在我们的印象中,让我们滚蛋是会有明确的通知的,但回去是不可能通知的了,相信领导们早忘了还有我们这样一群人。

于是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寝四个人,打了二辆车,搬回去了。可以说,我们是兴高彩烈,欣喜若狂。当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们约好一起去早市买菜,准备庆祝一下。可能是乐极生悲吧,买回菜刚到寝室,就被看寝室的人撵,说你们马上离开,领导通知,这个楼任何人都不能住。我们问,那我们去哪里?回答:爱去哪去哪。我们说我们无处可去。答曰:与我们无关。

那一刻,我们感觉我们丧家之犬,就差被人拿棒轰打了。于是斗争和反抗就来了。大家决定不走,要和学校对抗到底,于是和舍务吵、和后勤主任吵、和后勤处长吵,最后惊动了院长。结果只是一句话:马上走。或者应该这样说:马上滚!

小胳膊永远拧不过大腿吗?这就是真理!

再次搬回来,过没有电没有水没有网的日子。没有办法,开始买加热棒拎到系里烧水,晚上拎着电脑跑到系里上网。感谢上帝,我们系离我现在住的地方很近!!!

甲流依然存在,这几天似乎因此丧命的人多了起来。看起来,甲流一时半会是过不去的。我担心的是,寒假过后,它再卷土重来,那么我们流浪的日子何时会结束呢?

甲流,我没感到它的危险,相反,热切的盼望自己被隔离,那样我就会过上有网、有电、有水、有饭吃的幸福日子了。

甲流,于我,确实很苦。只是这算是间接的苦,或者应该说是甲流所带来的客观影响吧,哈哈哈哈哈……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